全国免费热线: 535563071
导航菜单

杏耀最新新闻

杏耀平台官网注册站:全文/蔡英文辩论会脱稿迎战一次看 对决暴走韩国瑜抹黑攻势

全文/蔡英文辩论会脱稿迎战一次看 对决暴走韩国瑜抹黑攻势

▲2020总统大选电视辩论会。

总统蔡英文29日参与2020年总统大选唯一一场电视辩论会,辩论会上维持国政高度,除了回击在辩论会上大暴走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造谣与抹黑攻势,多数时间留着向国民报告之外,她也在媒体提问与交叉诘问环节,在没有制式讲稿下,即时与各方应对。

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电视辩论会第一阶段申论全文

主持人、提问人、宋主席、韩市长,全体国人同胞,大家午安,大家好。

再过十三天,台湾即将选出,未来四年,带领中华民国的总统。我相信,一月十一号的那一天,全世界的媒体,都会来到台湾。他们来观察、来报导,2020年,面对中国的步步进逼,台湾人民会做出什幺样的选择。

一月十一号那天,我们可以选择对九二共识、一国两制妥协,把年轻人的未来整个赌进去。我们也可以选择,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捍卫主权,捍卫中华民国台湾。

这是我第三次参选总统,辩论会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但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却是沉重的。

看完之前三场政见会,以及刚刚韩市长的申论,我相信,不只是我,全台湾的大多数人,对于要从韩市长的口中,听到具体可行的政策和政见,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前面三场政见会下来,我向全体国人同胞,分别阐述了:国家元首的条件、两岸关係的发展、能源转型的现况、区域均衡的计画、司法改革的成果、社会照顾体系建构、社会安全网的强化,对社会弱势者的协助,以及国家经济发展的重大目标。

对照韩市长,他只有一个政见,就是恢复特侦组。国家的其他面向,不管是两岸的、外交的、国防的、经济的、社会福利的,他完全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解决方案。

今天的辩论会,我对他的期待也不高。我只希望他不要再扭曲事实、不要再讲假讯息、不要再抹黑,不要再信口开河。

可是,我听完了他刚才的申论跟四个欺骗说,让我觉得:又来了。这里,毕竟是总统大选的电视辩论会,我们三个人都有责任,为台湾人民留下一个,值得骄傲的民主选举过程。我在前天的政见会提到,每一次选举,国民党都会说,民进党执政,中华民国就会灭亡。各位,民进党已经执政两次了,中华民国并没有灭亡,我们现在选的,就是中华民国第十五任总统。我不会把国号当作口号。但是我知道,中华民国要万岁,就先要落实国防自主。中华民国要万岁,要先做好我们的经济转型。中华民国要万岁,就要坚守我们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人民关心的,不是总统会不会用膝盖走路;人民关心的,是总统会不会遇到中国,膝盖就挺不住。这次选举过程中,韩市长和国民党,很爱批评我说「这个国家」。其实我讲「这个国家」,是要提醒他们,心里不要都是「那个国家」。韩市长被问到「哪个国家」最危害台湾的安全时,他第一时间,总是支支吾吾,不敢讲出「那个国家」的名字。我告诉你,「那个国家」就是中国。我来唸几段,习近平在今年一月二号的原文,给全国人民听。习近平说:推动两岸双方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达成「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九二共识」。他又说:「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实现国家统一的最佳方式。

对岸已经讲得很明白,很清楚也很直接,台湾的主权已经面临重大挑战。然而,我的竞争对手还在跟我谈,非洲的水牛跟猪八戒。

亲爱的国人同胞,九二共识里,并没有中华民国。韩市长在政见会中,高喊的那三声 「中华民国万岁」,也被中国央视删去了。

国民党到底要自欺欺人多久?中华民国要万岁,靠的不是九二共识。靠的是团结人民,靠的是坚实的国防,靠的是自主的经济。这些都是蔡英文一直努力在做的。

一个分裂的台湾,无法面对中国的渗透威胁。这一点,我相信,我们两位竞争的对手都很清楚。我们都是台湾人,我们之间不是没有共识的可能性,也不是不能对话。

刚才宋主席提到的团结,我记得过去的这三年,我曾多次向他请益,我也请託他去参加APEC的领袖会议,他也肯定我这个团结的信心。

只要我们有共同的认知,对未来有共同的方向,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我们在第一场的政见会中,我曾经提到,团结台湾,必须要有共同的认知。

在这里,我再把这「四个认知」说一遍:

第一、破坏台海现状的是中国,不是台湾。所以,当中国压迫我们的时候,我们必须要一致对外。

第二、中国利用「九二共识」,正在掏空中华民国。所以,我们必须要更加坚定捍卫主权。

第三、不能以主权交换短期经济利益。所以,我们要有一条底线。任何人做总统,都不能超越那条线。

第四、要警觉中国正在全面的渗透,分化台湾的社会。所以,我们必须要把民主的防卫机制,做起来,建立起来。例如我们现在正在讨论的反渗透法。

这场选举一定有输有赢。如果我们对国家的主权,没有一致的想法,那不管谁赢了,国家终究会输了。

前一阵子,我接到一位的香港年轻人写信给我。他的信上是这样说的:

「我想请求台湾人民,不要相信中共,不要相信亲共的任何一个官员,不要落入中国的金钱陷阱。你们经历过228事件,经过了白色恐怖时期,也看到了香港的下场。

他又说,「所以,希望各位能够放下各自的政党跟政党的包袱,好好团结,一起抵御中国的文攻武吓。也请好好的想想子女的未来,不要再犯上同样的历史错误」。

他很担心台湾的下一代,所以,他说:「等20年后他们长大了,却要让他们走上街头,经历一样的事情。这些结局,我们没办法再为你们再示範一次」。

这封信,我反覆的看了好几次,心纠结了好几下。尤其是结尾,他说「我们没有办法,再为你们示範一次」,语重心长,也字字血泪。

把信读给大家听,不是为了要谈「亡国感」,而是要向所有的台湾人说:

一月十一号,我们手上的这张选票,可以决定我们今天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是不是可以继续下去。全世界都在看台湾,一月十一号,怎幺做!谢谢大家。

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电视辩论会第二阶段媒体提问全文

●提问一(中国时报副总编辑白德华):

三位候选人好,国防部2020年整个编列三千六百三十亿的预算,那2017到2020年,三年我们对外重大的军事採购也达到六千六百亿。请问三位候选人,现在大笔资金投入国舰国造、国机国造,这个部分欧洲的有能够动力系统的,他们又拒绝给我们这边技术转移,那请问如果我们自製能力不够、技术转移又不行,这部分以后会不会变成一个大钱坑?另外我想请问三位候选人,您觉得我们主要假想敌是谁、次要假想敌是谁?如果日本佔领我们钓鱼台,菲律宾驱赶我们的渔民,他们算不算假想敌?如果您认为中国是最大的假想敌,请问中国现在国防实力跟美俄同级,另外他每年的军事预算大约超过我们十五倍,未来面临到这个部分,台湾的胜算在哪里?面对对岸的国力崛起,国际现实对我不利,这个部分的话,您认为台湾如何才能建立一个务实有效的国防政策?谢谢。

●答:

谢谢主持人,谢谢提问人,对于国防这个议题,我应该是所有民选的总统当中,对我们国防议题着力最深,也最关注我们的国防。我们国舰国造、国机国造,我们还自主研发很多现代科技的武器,有些是可以对外说明的,有些我们也必须要保密。

国舰国造是一个现在进行式,我们很多军舰、还有海巡舰艇都是由我们的厂商来进行製造、建造,至于你讲的潜水舰,我们也克服了很多障碍,设计图已经完成了,我们建造潜舰的厂房现在正在盖,我们很多的事情不一定有能力、也可以对外来说明,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设计图已经完成了,现在正在建造当中,国机国造、高级教练机的原机已经出现了,换句话说这一些不但可以强化我们战力的自主,也可以带动我们相关产业的发展,对于我们南台湾及中台湾的经济产业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至于国舰国造这件事情 ,每一次谈到国舰国造跟国防,我们的韩市长都会讲到弊案,我要再提醒你一次,庆富案是在马英九政府时代发生的,不是在我执政的时候发生的,请你要搞清楚这个事实。不论是我们的假想敌人是谁,我们都要把所有被进犯的可能性做全面的防守策略,我们的防守策略是经过跨部会、跨军种的一个全面方位的策略,我们重点在于不对称的战争,在于区域安全机制的参与跟建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民心士气,更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必须要告诉全世界台湾有多重要,不论是在产业上、在民主发展上面、在科技上我们是很重要的国家,是值得全世界的民主国家一起来协助台湾、帮助台湾的国家,所以我要再说一次,我是最重视国防的总统。

●提问二(苹果副总编辑蔡日云):

蔡总统,你自诩是最会沟通的总统,在执政之初,也期许你的团队必须要谦卑,但是过去三年多来,以劳基法修法为例,劳资双方都不满意,怨声载道,认为沟通不足,执政团队大量晋用了派系人马,也遭外界批评党同伐异,不够谦卑,请问,未来如果你连任,你是否会再修改劳基法?又会如何具体的作为,挽回人民对你执政的信心?

●答:

我先回答一下,韩市长提的读稿机的问题,我们三次的政见发表会和这一次的辩论会,你有看到读稿机了吗?我也很尽心尽力的準备了所有的资料,来向人民报告我的政见,也回答今天所提出来的问题,还有韩市长、宋先生在政见会所提的问题。

说到谦卑跟劳基法的问题,我在竞选的时候,确实有一个政策,叫做週休二日的政策,一休一例就是要体现这个週休二日。我记得我们在立法院提案的时候,这个提案是有经过部会之间的讨论,而且是讨论过的,这个提案在当时我们是要落实週休二日,可是国民党跟其他的在野党主张是两例,也就是说这两天都不可以加班的,后来我们提出了折衷的方案,变成是一例一休,一天可以加班,一天不可以加班,这是当时能够平衡劳资关係,同时落实週休二日,最好的策略跟政策。

但是我也知道,任何一个政策,在执行的时候,都必须经过再检验、再检讨,所以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们现在也要求劳动部,在他们进行劳动检查的时候,必须要请劳动检查员去了解所有产业在执行这套法律的时候,他们有什幺困难,有什幺东西是没办法能够调适的。我们运用行政的手段来给他们弹性,或者在法律上尽可能的範围之内,也给他们弹性,甚至给他们协助。我们会随时来检讨,看我们这一套制度的执行,有什幺要随时进行、随时改进的。

至于党同伐异的事情,是言重了,我刚刚已经举过一个例子,在过去几年,我常常向宋主席请益,也请他担任APEC领袖代表,在这其中,我们互动极好,也讨论了很多的事情,国民党的县市长只要他们有需要协助的,我们都倾全力去协助他们,我们希望给人民带来更好的建设跟福利,「党同伐异」这四个字我想太严重。

●提问三(联合报总编辑范凌嘉):

蔡总统在就职的时候强调「我们有坚定的信念去捍卫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但是执政之后,我们却看到自由民主逐渐流失。例如,蔡总统曾经喊过,台湾人有权利要求公投,但执政后,却对公投的结果视而不见,甚至动员多数去修改法律,剥夺台湾人民举办公投的时机。

陈前总统他 杏耀官网注册打破保外就医的四不规定,但是政府却不开庭,不回审、不特赦,导致社会撕裂。监委陈师孟约询法官,总统推说是监察司法两院长期存在的问题。但这明明就是首次有监委,依自身的意识形态,去侵犯司法审判的核心,权力完全失衡,所以才引发八成,也就是一千六百八十九位法官的抗议。

这边我想三问蔡总统:您所谓的没收公投符合您主张的还权于民吗?阿扁破坏法治,身为法律人,您不生气吗?如果马前总统提名的监委,他专门只调查判民进党无罪的法官,您能接受吗?同样三题,也请教另外两位候选人,谢谢。

●答:

同样的道理,没收公投这句话真的严重了。

我们因为上一次在地方选举、九合一的选举,再加上有好几十项的公投的议题,造成整个选举步调大乱,那人民也都在大排长龙的情况下去投票,造成在九合一选举时候的混乱。

我们也希望公投是能够经过足够的讨论,而且经过人民意志的决定,而不是在选举的胜负、输赢之中,去考虑公投的意向,跟特别的、特定的议题上面的想法。

所以我们就决定说,如果我们把两件事情分开,让他脱钩,让公投回归公投,大家可以提议案,大家可以去连署,大家可以形成社会讨论的氛围,而不受到选举输赢的影响的话,其实对台湾的民主发展、公投制度的健全其实是更好的。

至于陈前总统的事情,我想跟您说的是,陈前总统的保外就医,是马英九总统时代所做的决策。那幺对于一个总统来讲,一个保外就医的人,他有什幺样的自由,他可以做什幺事情,他不可以做什幺事情,这不是总统决定的事情,这是法务部跟我们的执法机关、跟监狱的管理单位,他们去做的决定。如果他的行为不当,或过度违反保外就医规定的话,他们就应该去执行法律。

至于监委的事情,我已经说过了,不论是谁执政,不论是谁提名的监委,都有监委调查司法官的事情。那我也说过,这是两个独立行使职权的机关之间,对于他们职权範围的争议。这个不是总统可以介入的,这是独立行使职权的机关,他们可以透过协商、协调的机制去画出那条线,他们独立行使的权利不会相互扞格。谢谢。

●提问四(中央社总编辑陈正杰):

三位候选人,我要问的是两岸跟外交的问题。

中共透过修宪实现强人领导之后,立场更为强硬跟极端,对内加强箝制言论的自由,对外,进一步打压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抢走了中华民国的邦交国,升高对台湾的军事恫吓,以及对台湾的分化、统战以及渗透,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并且在国际上因为一带一路、南海的军事化、新疆的再教育营,以及香港运动等等因素,使得世界各主要民主国家对中国的疑虑更为加深。我想请问三位候选人对于这样的两岸以及国际局势有什幺看法?

请问蔡总统您上任之后,两岸关係逐渐降温,现在目前双方的政府没有任何对话,这样的僵局要如何打破?假使您胜选连任,再继续执政的话,那北京再抢走台湾几个邦交国,您的政府要如何因应?谢谢。

●答:

我刚才听到韩市长斩钉截铁的说,他不接受一国两制,可是当习近平刚开始说「一国两制、九二共识」的时候,韩市长的回答是他不清楚、支支吾吾,甚至于在三月的时候,还到中联办去访问,去创造一国两制的氛围。

我要告诉韩市长,或许你现在是拒绝一国两制,但是一个领导人,不是在社会压力底下,才去接受这样的立场,一个领导人是要领导这个社会,在要做决定的时候,就要当机立断做决定,要在人民之前,去领导人民对这个变局的时候,发生的任何事情的反应,不是人民反应了,人民压力大了你才拒绝一国两制。

那幺至于我们对两岸关係的处理,在过去的这段时间,我们秉持不挑衅、不冒进,我们也让两岸关係能够正常的交流,我们也没有限缩两岸关係的交流,倒是中国方面把两岸关係的交流,尤其是观光客,还有很多的经贸交流,拿来当作政治筹码,这才是真正的问题的所在。

那我们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维持要保护捍卫我们的国家的主权,尤其是在今年初,习近平所讲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端上檯面的时候,对所有的台湾人来讲,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让台湾的主权可以确保,防止台湾被併吞,这是我们的第一优先。

刚才宋主席讲了很多话,我觉得就像我刚开始讲的,我们有相同的、有一些相同的技术,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我们来形成一个国家团结的态势,共同来面对两岸现在的局势。那幺只要我们展现维护国家主权的意志跟决心,我们也尽了最大的努力,来维持我们两岸关係的和平稳定。我们内部可以团结一致。我相信北京当局终究是要和台湾打交道,他们在可见的未来,两岸的当局的化解,是觉得有机会的,谢谢。

●提问五(自由时报总编辑邹景雯):

其次我想要请教蔡女士,1996年到现在,我们一共产生了四位总统。前面三位总统都有八年的任期,不算短的时间。有的留下了民主,有的留下了遗憾,有的留下了很多的问题。我想请问您的是,如果你有机会连任,你最想为这块土地留下的是什幺?四年已经过去,你只剩下一半的时间,你该怎幺做?

●答:

谢谢主持人,我刚才仔细聆听了宋先生的讲法,那确实在过去一段时间我们有很多事情是有沟通的机会,直接或间接。可是你刚才讲的坏的事情,是没有问过,我想就是因为没有问过,所以你有误解。

很多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像你所想像的那样的情况。我也说过,你其实也告诉我过,其实对于现在发生的事情,你有些事情还需要有更近一步的了解。我上次也说过,我们或许政见会完,或者是我们的选举结束以后,您需要有什幺样的资讯、或者是要解说,我们都会来做。

至于刚才邹总编辑所提到的问题,我想每一个领导人,在他担任领导人的时候,当下的局势是他最大的挑战。那幺现在的台湾,最大的挑战,莫过于中国扩张的企图心是越来越强,我们整个区域的局势是越来越複杂。

台湾的主权,台湾的民主自由方式,被削弱、或者是被破坏的危机是存在的。所以这个时候,此时此刻,当下的领导人最重要的,就是要穷尽所有办法,来维持、来保护我们的主权,同时让台湾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可以持续下去。让台湾的每一个世代的人,尤其是年轻人,都有能力、也有权利来决定自己对未来的选择。

至于美中贸易战,确实带来了世界经济体系重新的调整,尤其是产业链的改变。在变局当中,现在的领导人,必须带领台湾做经济的改变跟布局的改变。让我们在这个变局当中,重新变为未来供应链的核心,也能够主导未来新的产业的发展,让台湾在未来的产业发展中,佔重要的一席之地。

第三个,就是我们必须要跟国际有更深、更重要的连结。现在我们跟很多的国家,在政治、经济各方面,都有很深的连结,这个,未来我们会继续做下去。

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电视辩论会第三阶段交互诘问全文

●提问1(韩国瑜):谢谢主持人,我想请问一下两位总统候选人,你们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我是有神论,我拜观世音菩萨、拜佛祖、拜妈祖、拜关公,如果你们是无神论者,这样的问题不必回答,如果是有神论者,请你们回答。

你认为我们人在世间上所做的事情,天上的神在看着吗?天上的神在记录我们一生所做的点点滴滴吗?第三,如果你是有神论者,请问权力越大的总统,任内不好好做事情,辜负人民期待,一大堆贪官汙吏,韩国瑜如果当上这种总统,会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我再请教一下,你们到底相不相信世间有神?我相信,我是有神论者,请回答。

●答:谢谢韩市长的问题,我想生活在台湾的人、在台湾长大的人,不论是有神论、无神论,对于神明都带了一个虔诚跟敬畏的心,那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一个责任,就是把良善的力量,在台湾的社会让它可以普及,让它可以变成一个大家共同所有的一个资产。

但是做总统的,除了要有一颗良善的心、有一个敬畏神明的心之外,我觉得总统的心态其实是很重要的,听完了三场政见会,我觉得如果韩国瑜当选总统,威权、封建、退步的国民党就要回来了。

第一个,我觉得韩市长的想法很封建,你和国民党都一样,非常的歧视女性、歧视移工、歧视原住民、歧视你的新住民的这些言论,让人觉得,时代在进步,可是你的想法没有跟得上时代。

第二个,你的想法很威权,你把政治任命当酬庸,把以前国民党执政的那一套政治分赃,贴到别人身上,国营事业主管的任用有制度可以依循,我们都依法办理,我哪一个任命是违法的?

第三,你根本不懂民主政治,民主政党内部有竞争,对外是团结的,不像威权政党一遇到竞争就分裂,民进党内部有竞争,被你讲成架空,怎幺你还不想想说,你们的国民党离选举只剩下两个礼拜,还是团结不起来,你现在用张冠李戴的方式挑拨民进党,不会影响到甚幺,只会让人觉得你不懂民主,做为台湾的总统,对民主有了解最重要。

●提问二(宋楚瑜):请问蔡总统,他们告诉我说,妳很像东汉的汉献帝,身边不但有董卓,还有曹操、袁术、袁绍,而您的英派就是你的刘皇叔吗?

●答:我觉得很多历史的故事,历史上发生的事情,我们可以拿来借镜,但是我们还是要注意到,历史上发生的事情跟现在发生的事情,它的时空环境不一样,我们的制度也不一样,现在是一个民主时代,是个高科技的时代,是一个民主自由、开放、透明化的社会,跟封建时期的资讯不公开,跟封建时期的威权的这种作用,完全是不一样的。

民主政党内部一定有竞争,一定有人跟人的结合在一起,然后进行民主的竞争。长久以来,民主进步党就是这样的一个政党,有很多不同的想法或者是不同的立场,但是我们对于国家的基本立场都是持一样的态度,对国家的使命感也都是一样。

我们虽然有内部的竞争,但是当竞争完毕的时候,我们就团结在一起,这在历史上,一次又一次的发生。民进党确实是一个注重竞争的关係,而且有一个竞争的机制,让我们在民主的过程中,每一个人都可以参与竞争,但是在同时,我们也有一个团结的旗子跟精神,就是民主政党,没有什幺派系的问题,没有被派系架空的问题,我不滥权,但是被讲成架空。我为所当为,可是被说成是一个威权的总统,我觉得批评我的人,对这两件事的矛盾,是不是要想一想。

我们的执政团队是我领导的,我负所有责任,我们按照宪政体制,我们分头并进,共同执行任务,共同承担执政成败,但是总统负最后的责任。

●提问三(韩国瑜):谢谢蔡英文总统。您认为你的团队够清廉吗?您认为你们民进党内部的派系严重吗?您认为,民进党整个团队,让台湾人民开始产生强烈的怀疑,认为你们贪汙腐败,要重新启动、建立特侦组吗?

看你领导之下三年半,最厉害的武器特侦组,侦办立法委员、部长、院长、总统、副总统的特侦组被废除。

你们内部被派系架空,连你们的立法委员余天,都公开承认蔡英文总统,被你们新潮流派系架空绑架。

当了总统,对外没有办法让政治清明,让特侦组被废除,对内党内自己又被绑架,做一个架空的总统。请问,如果你未来连任,要让台湾人民继续感觉这种恶梦吗?

●答:谢谢主持人。刚才韩市长的问题,已经在三次政见会都提了,今天再提,那我再回答你一次。

你从开始我们政见会到现在只有一个政见,就是要特侦组。那为什幺你会提这个呢?因为你说我的政权是贪污的、我们很多人贪污,可是你从来提不出一个证据说,哪一件事、哪一个人,你合理的怀疑有证据,可以证明他们是贪污的。就是因为你拿不出来,所以你就说你要设一个特侦组,来查这件事情。

但是我要告诉你,特侦组只是我们侦查犯罪中的一种特别的任务型的编组。我们有众多的检察官,每一个人都是职司侦查犯罪,我们有地方检察署、高等检察署,他们都职司犯罪的侦查,而且在检察体系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叫做「检察一体」。就是说,凡是一旦发动侦查犯罪的侦查的时候,就是整个体系都是一体的,换句话说,他们可以互相支援,他们不论在人力上、资源上,他们都可以互相支援,重大的案件,高检署检察长还可以指挥。

所以没有特侦组的必要。而特侦组是一个,我们刚才讲的,在马王政争的时代,变成是一个东厂,被政治人物拿来清算政敌的方法,那你现在还要再用同样的方法去成立特侦组,来查你那种没有根据的,很多的指控,这就是一个政治人物最坏的典範:干预司法,而且把司法拿来当作政治斗争的工具。

●提问四(宋楚瑜):蔡总统、韩市长,我相信台湾人民要求的,从来不是芒果乾,也不是芭乐票,宋楚瑜当年的勇,就是我在省长的时候开出来的政见,2097项的实现率达到了89.7%。

所以我在这边再次向乡亲承诺,我当选之后:

一、我愿意每年到立法院进行国情报告。

二、我所任命的行政团队的阁员、同一党籍的不会超过四成。

三,我在两年之内让台湾重新加入,或者新加入至少一个国际性的组织。

四、让大陆观光客恢复到每年有四百万人次,如果两个月内我做不到,宋楚瑜自行请辞。

请问蔡总统、韩市长您能做相同的保证吗?

●答:谢谢韩市长,你刚才那一番谈话,听起来好像江湖上的武侠小说的内容,我告诉你总统是我、阁揆是我任命的,我们的党团有独立、自主的运作空间,民进党也有它的独立自主操作的空间,所有的我们都按照宪政体制、民主的政党政治,在一步一步走,我刚才也跟你说过,民进党是有史以来在所有的政党里面,最民主的政党,我们内部有竞争,我们也给大家公平竞争的机会,但是最后我们都一定团结。

所以你刚才的那些道听涂说,再加上你对于公平的政治的这种热爱,说想像出来的这些派系的问题,我相信对很多人来讲,就是充分显示出来,你对民主政治跟政党政治的不了解。

但是我是要回宋主席的问题,国情报告没有问题,只要立法院邀请我就会去,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阁员不会超过一定比例,那我们要选贤唯才吗?那只要他是好且胜任,我们就来,如果我们有疑虑,可以用一些不同党籍的,那我们也来做这个事情。至于你讲到国际组织,每一年要多加一个,或者是观光客要达四百万人次,我觉得我们大家都可以尽力来努力来做,但是我觉得,我们设定的目标,而且是强力的要去达成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注意到说,这个时候你在主权的问题上,你会不会坚持我们对于国家的主权,跟我们的民主生活的方式会不会受到影响,中国会拿观光客还有经贸、国际组织的问题,让我们要在主权上退让的。

●提问五(韩国瑜):谢谢,各位亲爱的台湾人民,我要问我们两位总统候选人,柯P总统,柯P市长,不是柯P总统,要等2024年看他有没有机会。他说过去一年,2018年民进党惨败,民进党治理国家执政没有进步半步,除了网军有进步之外。柯P说了跟我一模一样的话,新潮流不倒,台湾不会好。

柯P又说,民进党执政,把司法当作工具,这样子对台湾人民好吗?我为什幺要把柯P的话讲出来,不管喜欢柯文哲、不喜欢柯文哲,但是柯文哲讲的话时常都是发自内心的实话。蔡英文总统,你要怎幺跟台湾人民交代,台湾人民用四个字表达你的执政:苦、茫、翻、乱,如果你连任,未来四年,台湾人民会过得多麽的更辛苦,请你表述一下。

●答:谢谢主持人,刚才韩市长谈到这个高雄选举的事情,我想高雄市的选举,韩市长应该是在那个时候,在中国的网军的介入我们的选举,还有很多在网路上操作的一些势力,而给了我们韩市长最大的助力,你应该是网军的最大的受益者。你对于这个去年选举,人尽皆知,从中国的网军、水军,大举支持你这件事情,你从来都没有谈过,也从来都没有回应过。

另外,我也想问你一下,曾永权也有借给你网军过,请问那个网军在哪里呢?徐弘庭说要发动网军肉搜员警,又是什幺样的网军呢?是国民党的、还是你的呢?涉嫌不当使用、而且散布假讯息,被脸书删除,支持你的上万人的社团,这也是国际认证的网军。

你要晓得这些网军,在网路上是如何的造假、如何的抹黑,甚至霸凌我们很多的政治人物。甚至不是政治人物,他只是一个意见领袖,甚至不是意见领袖,他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市民,表达他的意见都会被霸凌。

你有没有听说过,邱议莹因为表达了一个立场,他的脸书被上百万人洗版,这是何等严重的事情。所以我非常同意宋主席所讲的,这个不论是谁当总统,不论是谁是在野党,我们都应该大家一起来处理这样的事情,不是吗?

●提问六(宋楚瑜):我相信我们都坚持,任何改变台湾前途的决定,都必须要经过台湾2300万人民的同意。蔡总统,您曾经宣示,将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係条例》和其他相关的法律来处理两岸的关係,所以你也接受《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对两岸目前现状的定位。我要请教蔡总统,您的国家定位和两岸的定位到底是什幺?这是大家都非常关切的问题,我给您一个机会,您正式做一些表述。

●答:谢谢宋楚瑜主席的问题。没有错,我说过我做总统会遵循我们现行的中华民国宪政体制,当然这也包含增修条文都没有错。但台湾是一个民主的社会,人民的意见是最重要的,我们的宪政体制跟我们的宪法条文,要怎幺样去适用,要尊重人民的意志与大法官的解释。在这个原则之下,我担任总统,我也会按照宪法的条文、按照人民的意志,来作为我执政的一个基础。

国家定位,2300万人在这里,国名叫做中华民国,主权在2300万人的手上,这样还不够清楚吗?

刚刚韩市长有讲过,说我在陆委会期间做了什幺,你讲的那两件事,一件是错误的报导,我们已经澄清了;一件是我在阐述,在2000年陈水扁总统在就职典礼上讲的四不一没有,他当时有一个四不一没有,他的条件是中国没有企图用武力犯台,但是中国从来没有放弃对台湾的武力犯台。

所以,我们在讲的未来一中,就是共同处理未来的一中,根本是没有条件的存在。所以那是2000年时候的背景,讲的是没有中国动武企图的情况,我们共同处理未来一中的问题。

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电视辩论会第四阶段结论全文

主持人、提问人、宋主席、韩市长、全体国人同胞。

还记得,1994年的台北市长选举,大家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中华民国要灭亡了」。后来,台湾的每一次大选,这句话也常是特定阵营拿来做为竞选的主轴。

25年过去了,中华民国依然是中华民国。当年的小婴儿,现在都已经大学毕业了。25岁的年轻人,在这次的选举,他可以投国民党,可以投民进党,也可以投第三势力。但是,没有人可以否认,他们对于主权、土地、民主、自由的热爱。

不知道我的两位竞争对手,有没有想过,如果再一个25年,当人们回头看这场选举时。会如何评价我们的表现。谁在讨论国家大政?谁只有信口开河?我想,事实已经很清楚。

我有自信,在这场选举中,我是花最多时间,讲政见的候选人。也是最努力实现2016年政见的总统,我要努力告诉大家,这四年来,我做了什幺;未来四年,我还要努力做什幺。

宋主席、韩市长,我们三个人的年纪加起来,超过两百岁了。但请不要忘记,我们竞选总统的目的,是为了年轻人的未来而战。

台湾有很多的挑战。年轻人需要知道,下一任总统,是否有能力,来因应国内外局势的剧烈变化。

下一任总统,是不是有能力,改革各种累积已久的问题,包括经济、财政、能源、司法、教育。

下一任总统,是不是有能力,打造一个「全龄照顾」的体系,包括幼托,包括长照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下一任总统,是否有能力捍卫国家主权和守护民主。不要小看年轻人,他们要的,不是只是一场表演而已。

蔡英文不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我不会慷慨激昂,没办法随时哽咽,更不会跪着走路,製造娱乐效果。

但是蔡英文知道,在做中华民国台湾总统的时候,必须要挺直腰桿,在国家被威胁的时候,捍卫尊严!

这三年多来,我做的很多工作,都是千头万绪、工程浩大,但也都有了重要的进展。因为我不怕挑战,我也没有私心。

人民最讨厌领导人信口开河、没有诚信。领导人,就是要重视承诺,拿出执行力,扛住压力,达成目标。

画大饼的政治,不是我的政治。我的政治,是扎扎实实的,把饼揉出来、烤出来、端上桌。

这七十年来,中华民国台湾面临了许多的挑战,但是我们不只是挺过来了,还把危机化为转机。

从八二三砲战,到九六年台海危机。

从八七水灾,到九二一地震。

从SARS风暴、到非洲猪瘟来袭。

从中国磁吸效应,到美中贸易战,到台商的回流。

每当台湾遇到困难,台湾人走出困境的方法,就是「团结」。这两个字,就是中华民国不会灭亡的关键,就是台湾走向世界的动力。

只有团结,我们才能抵挡一国两制的压力,才能保有一个幸福尊严、自由民主的国家。

面对中国的挑战,我会挺住,不会让台湾成为下一个香港。面对瞬息万变的国际情势,我有足够的专业跟智慧,为台湾找到出路。

我们在这个此时此刻,我们需要的,就是一位这样的总统。下一个四年,请让蔡英文带领台湾。把这个充满希望的国家,留给未来的台湾子孙。

担任总统三年多来,我知道我并不完美,施政也还有很多需要精进的地方。但相信大家也看到,民进党、蔡英文,会不断地进步。

去年我们选不好,我把它当作是人民对我们的提醒。我们反省、我们检讨、我们改变。因为民进党上上下下都知道,台湾人民没有欠民进党,但是,民进党绝对不能辜负台湾。请支持三号蔡英文,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