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热线: 535563071
导航菜单

杏耀注册官网:阶级向上流动 你却产生「冒牌者焦虑」

阶级向上流动 你却产生「冒牌者焦虑」

时报出版授权文字,节录自《收入不平等》,作者: 理查.威金森, 凯特.皮凯特(Richard Wilkinson, Kate Pickett),译者: 温泽元。

财富与阶级的影响力

想了解为何收入与财富差距的影响力这幺大,就得先知道财富与收入是如何被拿来凸显社会差异,加深每个人心中的优越与自卑感,这就是本章将要探讨的主题。若想清楚、客观地观察社会分化的文化过程,最好先和议题保持距离。所以我们先将时间轴拉回前几世纪,谈谈当时社会分化的现象,以抽离、带有后见之明的角度来探讨这个议题。

礼仪与社会分化

请继续往下阅读...

不同社会阶级的礼仪、风格与审美品味 百事棋牌官网仍然具有鲜明的差别,所以当人们往社会阶梯上一层爬时,例如劳工慢慢变成专业人士,通常都会觉得必须改变自己的社会认同,也会感到自己是个冒名的入侵者,时时刻刻都害怕自己的出身背景会被揭穿。琳赛.汉利(Lynsey Hanley)在其着作《端庄得体:跨越阶级鸿沟》(Respectable: Crossing the Class Divide)中回忆到,她上大学之后有一次误用近音词,被人纠正后非常羞愧,恨不得想钻到地洞里去。不过进了校园、跟许多中产阶级接触后,旧时的朋友跟家人还会揶揄她说:「妳讲话干嘛咬文嚼字?」她说自己有时候考试考差了,并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她总觉得改考卷的人会这幺想:「这个自学者草率莽撞地想通过考试,装出一副自己早就知道这些知识的样子。」

对于以另一种方式进入社会上流阶级的人来说,市面上有很多探讨现代礼仪的书籍与指南可参照。除了基本礼仪入门之外,还有像德倍礼(Debrett)的「现代礼仪」,与专门针对「现代少女」或「绅士」的指南。另外,我们也能找到各种关于休闲活动、婚礼、商务场合以及打高尔夫球时的礼仪指南。此外,还有讲述关于酒、管理、歌剧、诗歌等各个面向的「装模作样者指南」(Bluffer’s Guides)系列套书,其中当然也少不了《装模作样者的礼仪指南》(Bluffer’s Guide to Etiquette)。这套书的标题取得恰到好处,大方承认学习上流社会的礼仪是为了拉抬自己的地位。这些书会建议读者如何看场合选择遣词用字,还有餐桌礼仪、发音方式、衣着规範、「优良的」举止跟社交礼节等,希望能让读者看起来天生就是「说话得体」、「出身高贵」,让大家以为他们生来就是上流人士。

这些书一开始都会强调,「礼貌」跟「礼仪」其实大同小异;但书中提供的做法与建议,完全不会带给人亲切或自在感,也不会让别人觉得受到欢迎、赏识,或是让人察觉你在乎他们。书中建议的行为,背后的动机根本是想帮读者塑造出势利、虚荣的高姿态。这些指南之所以会提出这些建议,是因为透过这些行为,别人就能「轻易看出你出身不凡」;书中也不时提醒读者,如果行为「出错」,你这个「冒牌货」就会被识破。那些错误的举止甚至被称为是「社交自杀行为」,书里会说某举动「太超过了」,或让别人「一看就觉得你是暴发户、不值得信赖」。有些事会被形容为「糟糕透顶」,或是「受上流社会的厌恶与排斥」,所以「必须不计代价尽量避免」。而在最后,书里会说:「若渴望跻身上流社会,就得对书中列出的行为规範暸若指掌。」

坦白说,真正「糟糕透顶」的事根本不是那些社会禁忌,而是用来判断他人阶级与个人价值的琐碎行为差异。其中最无足轻重的,就是要如何选择同义词,例如我们称呼厕所该叫洗手间、盥洗室、化妆室等,还有吃饭时刀叉该怎幺握。大家会这幺重视这些小细节,完全是因为这些细节象徵阶级。虽然多数人声称自己讨厌这种惺惺作态的样子,也不相信某些人就是比别人尊贵,但大家还是会仔细留意这些象徵尊贵与卑微的行为,深怕一不小心就会出糗。我们都认为人类无法改变习惯、无法调整象徵阶级的行为,大家都觉得这些行为并非出于社交考量,完全是不同的审美观使然;话虽如此,多数人还是相当担心,怕自己若在谈吐或行为上做出不同选择,会触发他人心中的阶级偏见。担忧外在形象就是社交评价焦虑的来源,这也是本书探讨的重点之一;虽然大家都觉得自己能够平等待人,以不带偏见的方式与人相处,却还是不想冒险受他人批评。

许多人们都有个迷思,认为上流阶级的行为举止肯定很优雅和善,不过这却跟保罗.皮福的发现相抵触。他指出至少在贫富差距较大的社会中,一个人的社会阶级越高,言行举止就更反社会,举例来说,他们比较容易在路口超车,或是偷拿本来要给小孩子的糖果。如果我们都相信人类跟狒狒一样会去注意优越阶级的行为、而不在乎底层,也许那些社会顶层的举止只是反应了他们想将人踩在脚下的事实。

地位与个人价值偏见

谈到阶级与地位差异时,许多人都抱持着逃避的态度。有些人否认阶级与地位差异具有极大影响力,有时更坚称它们根本不存在。来自不同社会阶层的人们在互动时,气氛总是尴尬、难堪。有些人相信只要我们能忽略物质条件的差距,学习以同等的尊重和尊严来对待彼此,就能轻鬆解决问题;但即使是最善解人意的人,也很难不把外显地位当成内在个人价值指标,无法摆脱那已深植人心、与物质条件差距紧密连结的优越感与自卑感。就算我们自觉能不受外在财富、阶级象徵所干扰,以公正中立的角度来评价他人,我们对自己的外表、衣着、车子,和其他炫耀性商品的在乎与执着,仍然显示我们不相信别人能以不带偏见的立场来评价我们。

我们之所以相信外貌或外在打扮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原因其来有自。许多研究都显示,社会阶级与种族等因素会在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情况下,强烈影响我们对他人的评价;研究都已证实,老师评估学生、雇主评估应徵者,或是警察与法官评断嫌疑犯时,都会受到种族与社会阶级的影响。在各种情况下,人们都倾向认为看起来属于社会底层的人,能力可能比较差,也比较不值得信任。我们在前面篇幅曾提及保罗.皮福的研究,他发现生活较富裕的人们,普遍比较不尊重生活环境不如他们的多数人。

我们假设他人会以我们负担得起的商品来评断我们的价值,而这种现象,或许就是让人们进行炫耀性消费的另一个强大推力。碰到社会上各种不平等现象时,我们总会感到尴尬,因此大家通常会选跟自己阶级相近的人当朋友。这个现象确实存在,而且显而易见。因此,有些社会学家以交友网络作为基础,将职业分类为不同社会阶级,反映出人们在「生活风格与广义的优势/劣势上的相似之处」。受访者必须提供自己的职业别,也要透露他们的朋友从事什幺工作,而那些由友谊或婚姻关係所连结的各种职业,就会被归类在相近的社会阶层中。举例来说,律师、医生跟从事类似专业工作的人士,比较常混在一起,比较少跟未受专业训练的劳工往来。

兰卡斯特大学社会系教授安德鲁.萨耶尔(Andrew Sayer),在他的着作《阶级的道德意义》(The Moral Significance of Class)中指出,人们在访谈中被问到自己属于哪个社会阶级时,他们的回答都:

相当尴尬而且防卫心极重,也常避重就轻,把这个问题当成像是……在问他们是否配得上现处社会地位,或问他们觉得自己是否比他人优越或卑微……阶级目前还是个非常敏感的议题,因为谈到阶级,就会牵扯到道德评价和不公不义的社会现象。当问一个人他属于哪个阶级,不仅只是要他归类出自己的社经地位;在这个问句底下,还隐藏着另一个未说出口、相当冒犯的问题:你有多少价值?

想像我们今天必须表态自己具有多少价值,就能体会为何大家对这类议题如此敏感。

萨耶尔透过研究与观察,成功揭露人们在碰到阶级差异时,总是展现出非常尴尬的道德观。友谊代表双方将彼此视为同类,这是再基本不过的道理,不过如果来自不同阶级的人想当朋友,双方就都得装作阶级差异不存在或不重要,两个人就这样卡在友谊的平等,以及一人优越、一人卑微的阶级差异之间。如果在特定情况下,会让优越地位者尴尬、而低阶地位者羞愧,两人就会避免凸显双方地位差距的情况发生。所以当两个阶级不同的人在对话时,都会尽可能缩减双方在腔调、文法与用字上的差异,也不会谈论那些凸显阶级差异的主题。

在对话当中,双方要避免提起生活状况、所得、教育程度与地位差异,举例来说,如果他们想聊超商食物涨价的现象,就只能假装物价上涨对他们造成的影响是一样的。在跨阶级的友谊中,双方都要展现一种态度,就是对把他们分在不同阶级的体制感到无能为力。这幺一来,他们之所以会有收入和教育程度的差别,之所以一人是老闆、一人是下属,全都是自然发生、无可避免的局面。只要其中一方感到被对方轻视、同情或不受尊重,都会令人反感,对友谊的发展也非常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