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热线: 535563071
导航菜单

杏耀平台官网手机版:黄越宏/约谈唐玥法官触动了司法官集体神经错乱?

黄越宏/约谈唐玥法官触动了司法官集体神经错乱?

▲监委陈师孟将约谈判马英九无罪的北院法官,引发司法团体诸多讨论。

监委陈师孟才刚打算下月要「约谈」判马英九无罪的法官唐玥,唐法官也表示她愿接受约谈,结果全国的司法官组织,不论合法的(有登记立案、可声请补助者,如「法官协会」)、非法的(没登记立案、非法帮派型组织,如「剑青帮」者)群起挞伐,纷纷发言痛批抗议陈师孟。

中华民国法官协会呼吁陈师孟不要滥权干涉司法,另女法官协会、检察官协会及剑青检改等司法官团体齐声抗议。司法院长许宗力也发表声明,监委应谨守权力分立原则;祕书长林辉煌还说「肩膀要够硬,强力捍卫法官独立审判的空间」。上述这些官员和团体会有这种「集体思想错乱」,当然有几分「病因」是来自联合报的社论「加持」,才会如此的严重发病。

冷静理性看待一下陈师孟的约谈,以及上述因此而表态反对者,其中最无耻的「发病」团体,首属「检察官协会」与「剑青帮」。须知,马英九之所以会被法官判「无罪」,其案源是缘自于「检察官对马英九提起公诉」。

该案并非被害人自诉,是检方的公诉,且一审改判无罪后,检察官还针对法官之无罪判决,还提起了「上诉」,并获得二审「改判」有罪,偏偏被告上诉三审后,被发回更审才又被改判无罪!

在这过程中,难道检察官们对自己人发起追诉的「起诉又上诉」,一点也不支持?也都认为「改判无罪」是正确无误?所以,监察院根本「不应」深入调查改判原因?

如果检察官可以针对一个无罪者展开侦查,且坚持「起诉又上诉」,那为什幺监委不能好奇了解一下,这幺曲折离奇的「有无罪之摇摆」过程,约询一下,看看问题是出在那里呢?

再说,公部门各有专职,监院负责纠正弹劾公务员有无失职或滥权,且其权力行使更有层层节制,特别是司法官的部分,须经「约询」、「调查」、「找证据」、「写报告」、「提交院会」、「院会讨论」、「表决通过」、「移送惩戒」、「职务法庭审理」、「合议评议」、「合议表决」、「判决宣判」、「提起上诉」等等一长串非常冗长的法定程序。

若是以交通警察「开罚单」的公权力处分来作比喻,监委陈师孟的「约询」,就像是交通警察刚刚把哨子拿到「嘴边」,连哨音都「还没吹出」,就有一堆司法官场的组织跳出来,要求警察万万不可「吹哨」!交通警察就算「吹哨」出声,也未必就是要真的「开出罚单」,有时只是「提醒」行人与车辆,注意一下附近的交通状况而已。

上述这些出声叫喊的单位和官员,实在不必看到警察「拿起」哨子,连哨音都还没有「吹出」(根本尚未约询发问),就紧张到集体「揪团」要求「没收」警察的哨子啊!

监委还没约询到案,还没展开问话,还没写调查报告,还没有任何结论,只是通知「约询」,整个司法官场就紧张成这副德性,这种反应也真是有够诡异,且非常令人不解。莫非,这些团体平素就是耍特权,交通违规惯了,所以一看有人「拿起」哨子,就非常「心虚」?就完全顾不得「尊重一下」其他公部门的「职权」?

特别是检察官团体,你们「起诉又上诉」的案子,一再被改判无罪,其他公部门依职权想了解原因何在,你们 百事平台登录官方注册站竟然集体跳出来,痛声大喊「使不得」?难道,你们的「起诉和上诉」,都是在玩政治游戏?都是在应付上级长官要求?都是在做政治秀?所以,你们害怕监委一旦深入「调查」之后,你们的「勾当」全部为之曝光?

否则你们应该是「高兴」都来不及了,还好,有人替你们的「起诉和上诉」主持公道,调查有无放水。离谱的是,你们不但不开心,还大叫万万使不得,千万不要约询,更不要调查了解箇中问题?

看看这些司法官场的「组织」以及官员的发言,就不难理解,为何总统就职典礼提到要进行司法改革,现场马上响起热烈掌声;同时也可以体会,每每问卷调查,司法官的公信力总是全国「垫底」!(本文转载自《法治时报》)

好文推荐

黄越宏/人权无奈、法律愈修愈错乱 限制住居、限制出境顺序搞颠倒

黄越宏/回应林达检察官:法庭从没那幺科学过

●黄越宏,陪审团协会理事、法治时报社长。以上言论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法律云推荐 免费公益讲座,欢迎参加!主办单位:台湾法治暨政策研究基金会时间、地点:12/28(六)14:30~16:30/国父纪念馆B1演讲厅演讲者:许惠祐(十方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前国安局长)讲题:二十年目睹之两岸状况